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52452488
产品列表
联系我们
电话:

手机:

传真:
邮箱:
地址:
一座新能源充电站的死亡:天天充电排队,却没钱给供电局缴费

一座新能源充电站的死亡:天天充电排队,却没钱给供电局缴费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2-05-25 16:45] [热度:]
html模版一座新能源充电站的死亡:天天充电排队,却没钱给供电局缴费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帅国近日,张志宇(化名)像往常一样,开着自己的奇瑞小蚂蚁到新未来动力北京三元桥充电站给爱车充电,但他发现,充电站停止了运营。这座充电站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突然的关闭让张志宇感到猝不及防。

“这里24个快充(枪),每天充电的车都排队,没想到它会关闭。”张志宇表示。他从充电站停车场管理员那里得知,充电站没有钱给供电局缴费,被断电。但他依然想不通,这是他去过的北京所有充电站里面体验最好、性价比最高的充电站,为什么会面临这样的命运。

4月13日,新未来动力北京三元桥充电站里,有多台充电桩显示屏上已经被未来动力(北京)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未来动力”)贴上了通告:因充电站发生电力故障,现充电桩无法正常提供充电服务,恢复充电时间另行通知。

新未来动力APP“未来动力”显示,该公司在北京共有5个充电站,目前所有终端设备均显示为离线或者故障状态,无法使用。

充电站是电动汽车用户离不开的基础设施,好端端的充电站为何突然关闭?这是其自身运营的问题,还是充电站行业的普遍问题?

订单爆满却停运

张志宇从停车场管理人员那里听说,充电站是因拖欠电费而被迫停运,但在北京三元桥充电站运营方北京未来动力的说法却不是这样。运营方贴出告示说是电力故障。

新未来动力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三元桥充电站)最近这段时间有问题了,没营业。北京其他(充电站)都暂停营业了,(因为)疫情,经营上有些问题都没开。”至于什么时候可以恢复运营,该工作人员表示“可能得等一段时间”。

这让一些过来充电的新能源车主犯了愁:如果是发生了电力故障,找电力公司的人来维修一下就可以继续使用了,这个时间也大概可以预测。但运营方却并没有在通告中给出恢复服务的时间。而按照停车场管理人员的说法,每天订单量在2万多个,既然生意如此火爆,运营方怎会没钱交电费?

新未来动力官方微信公众号文章显示,新未来动力北京三元桥充电站于2021年8月23日正式上线运营,共建设12台双枪直流快充桩,停车场内还配有空调休息室。照此计算,这一充电站上线至今不过7个多月。

据张志宇介绍,该充电站因为地理位置较好(位于北京北三环环线与机场高速交界处,与著名商圈三元里相距3公里),服务费比国网便宜一半且免收1小时停车费,吸引了大量物流车与出租车到这里充电。

充电费用低,是不是这家充电站关闭的原因?据张志宇说,一般物流车比较高,只能在地上充电,一小时是16块钱停车费。再就是出租车,这个位置也适合出租车来充电,服务费也低,最贵的时段是(每度电)5毛,每天下午都好多车排队充电。而自己的车本来电池就小,因此每次充电都控制在1个小时内,长期下来省了不少停车费。

新未来动力充电站的总运营商为陕西新未来动力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新未来动力”),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经营范围包括充电设备的维修与安装、汽车充电桩设施的建设及运营管理服务等。其股权可以向上追溯到西安汇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西安汇远”)及其实控人于航。

西安汇远旗下公司业务涉及汽车、能源产业投资、影视文化、医疗器械等诸多领域。但于航似乎非常低调,在公开渠道并未找到其相关介绍。

启信宝资料显示,新未来动力旗下17家子公司已覆盖广州、长沙、成都、重庆等13个省会城市与直辖市,以及山西、云南等省份。这些子公司投资额度位于600万元至5000万元不等。它们的成立时间主要集中在2020年7月至2021年8月的近1年时间中。因此,行业人士分析,大量集中式的投资加上疫情的持续影响或导致新未来动力资金运转上出现紧张。

“因为疫情新能源车主外出的频率、充电的频率就会下降,这就会导致充电桩(运营商)的收入减少。它本来就是靠着大的流量获取收益,现在整个流量都下降了,但是它的运营成本还是那么大,支出大于它的收入,自然就会导致部分企业暂时停止运营,贝斯特奢华娱乐。”一位充电桩行业人士表示。

过快扩张引发内卷?

疫情的出现只是导致充电桩运营公司经营困难的原因之一。新未来动力的情况还与其过快的市场扩张不无关系。

长期以来,建设成本高、回本周期长、运营效率低下等问题一直困扰着充电桩行业的发展。但从近两年开始,随着国家政策支持充电基础设施建设,有不少资本涌入这一行业,催生了很多依靠低价吸引客流的企业出现,短期内恶化了行业生态。

在充电桩行业实现盈利的企业屈指可数。根据东兴证券、中信证券等测算,充电桩盈亏平衡利用率约为8%-9%,而2021年国内公共充电桩平均日有效利用率仅6%左右,这使得充电运营行业整体仍处于亏损阶段,仅头部企业勉强盈利。但目前的相关情况显示,头部企业是否已经实现盈利存在疑问。

作为行业龙头公司之一,特来电也没有实现盈利。2019年4月,特来电母公司特锐德董事长于德翔曾在对外称,特锐德自2014年创办特来电以来,5年时间累计投资50多亿、研发投入10亿,前4年累计亏损6亿,终于在2018年跨过了盈亏平衡线。

然而,特锐德2021年12月发布的《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显示,特来电2017年至2020年的归母净利润(调整后)分别为-2.14亿元、-7670万元、-7512万元和-1.71亿元,4年合计亏损5.37亿元。最新的年报数据显示,2021年,特来电的净利润为-5132万元,仍未实现扭亏。

特锐德董证券部一位工作人员对此表示:“特来电现在还没有盈利,但现在整个的亏损是不断地减少的。充电桩现在还在一个大量投建的阶段,随着新能源车的不断增长,充电桩利用率的提高,未来整个盈利情况肯定是会慢慢好转的。并且我们现在整个利用率是比行业平均水平要高。”

另一行业龙头星星充电也表示公司到2020年9月已实现持续盈利。由于星星充电并未上市,因此其并未对外披露相关数据。

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3月底,在全国主要运营商公共充电桩数量排行榜上,星星充电与特来电分列前二,它们拥有的公共充电桩数量分别为26.9万台与26.8万台,其次是国家电网和云快充,分别拥有为19.6万台与16.3万台公共充电桩。再往后行业第三阵营的南方电网、依威能源等拥有的公共充电桩数量仅在3-4万台左右。

上述充电桩行业内部人士表示,全国的新能源车主在抱怨日常充电不够方便是事实,但中小型充电站运营商连年亏损也是事实。这说明充电桩产业还需要继续寻找到一条能够健康发展的道路。

关键字:腾博会102
下一篇:没有了